目前日期文章:201705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易學哲學史.jpg

  (周易)是我國一部古老的典簵,其流傅已有近三千年的歷史。在春秋戰國時代,就已被人仍視為重要的典籍,以後在長期的封建社會中,一直被尊奉為神聖的經典,其影響之深遠,在世界歷史上是少見的。(周易)最初是占筮用的一部迷信的書,可是後來隨著對它的解釋,演變為一部講哲理的書。從漢朝開始,由于儒家經學的確立和發展,(周易)列為五經之首,人們對它的研究,成了一種專門的學問,即易學,易學同(周易)既有聯繫,又有區別。(周易)(易經),是周人占筮記錄的系統化,古人依据其中的卦象和封爻辭推斷人事吉凶。易學則是對(周易)所作的種種解釋,並通過其解釋,形成了一套理論體系。易學有自己的歷史,如果從春秋時期的易說算起,已有兩千多年,經歷了不同的階段,形成了許多流派,其內容不斷地豐富和發展,從而使(周易)這部古老的占筮典籍得以長期地流傳下去。它對我國古代的哲學,宗教,科學,文學藝術以及政治和倫理生活都起了深刻的影響,是我國學術史上的豐碑。

  [周易]經傳系統的哲學典籍是中華文化寶庫之一,也是儒家文化和哲學的代表。孔子說:"溫故而知新"。研究古代文化典籍,對現代人的思維和生活方式仍有某種啓發的意義。處于當今科學技術突飛猛進和歷史轉折的時代,西方的傳統思維方式遭到了挑戰,而東方的傳統思維,特別是中華文化中的思維方式,日益受到海內外有識之士的重視。[周易]系統的典籍及其哲學,有近三千年的歷史,其中闡述的整體觀,陰陽變易觀,相反相成論,理氣象數論以及人控制自然的學說等,集中體現了中華民族理論思維發展的成果,乃我炎黃子孫生活智慧的結晶。整理這一珍貴的歷史遺產,剔除其中過時的東西,發揚其精華,有助于今人開拓新的視野,探討新的問題,為科學技術和人類社會的進步提供某種新的思維方式,此是研究[易學哲學史]的主要目的。

  對古代哲學典籍的研究,向來有兩種途徑;歷史的敍述和哲理的闡發,前者可稱之為"照著講",後者稱之為"接著講"。就我國經學史的傳統說,表現為漢學和宋學的分岐,清代的漢學家對古代經典的研究,其興趣在于弄清歷史的本來面目貌,而宋學的倡導者則借解釋古代的典籍建立自己的理論體系。兩種研究的途徑,各有千秋,但就一個民族的理論思維發展說,傳統的東西,只有"接著講",推陳以致其新,方有其生命力,歷史上說,治學以"照著講"為宗旨。但"照著講"又談何容易?能做到近似,或者將歷史的面貌說清楚一些,少犯一些畫虎不成反為犬的錯誤。

  在分析歷代易學哲學問題時,借用了歐洲哲學史中的一些範疇和術語。因為是借用,需要作一些解釋:

(1)"形而上學"指以靜止的,孤立的和片面的觀點觀察事物的思維方式;"形上學"則指研究事物內在本質的學說。

周爺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自由

  我愛詩,尤愛吟詩。吾今已過花甲之年,讀書吟詩經歷了兩個階段:一、認識詩有源;小時候讀《詩經》,推崇孔()聖卜()賢。二、吟詩養生;抒發吟詩讀書淺見。自古以來,吟詩讀書是人們用以陶冶情操、抒發情懷的方法之一,老年人如樂此道,可益壽延年。現代醫學指出,吟詩讀書看起來僅僅是視覺器官和口腔的運動,實際上整個機體的各種器官都参與了運動,尤其是反覆吟詩讀書的精采段落,可使大腦皮層的興奮和抑制過程達到相對平衡,血液循環加速,體內的新陳代謝更加旺盛,能增加一些有益的激素和活性物質的分泌。這些物質能把血液量、神經細胞的興奮程度調節到最佳狀態,從而增強機體的免疫和抗病能力,有益於身心健康。

  心理學家認為,一首好詩;一本好書,因其構思精巧、文辭優美、格調高雅、意境深遠,不但能給人美的享受,還能產生多種心理效應。心理學家朗姆士說過:「老年人吟詩讀書,就好像服用超級維生素,可使大腦、性情乃至身體充滿活力,是延緩衰老、健身益壽的有效方法。」

一、吟詩治心病

  諸葛亮言詩救急。赤壁之戰前夕,周瑜引眾將于山頂,遙望江北曹軍水寨,突然往後而倒,口吐鮮血不省人事。左右救回帳中,周瑜十分危急。魯肅心中擾悶,言之孔明,孔明曰“公瑾之病,亮亦能醫”。孔明問周瑜“都督心中似沉煩積否?”瑜曰“然”。孔明曰“必須以涼藥解之。”瑜曰“已服涼藥,全然無效。”孔明曰“需直理真氣,氣著順,則呼吸之間,自然痊癒。”瑜曰“欲得順氣,當服何藥?”於是孔明密書“藥方:欲破曹營,宜用火攻;萬事俱備,只欠東風。”瑜聞詩,瞿然而起,病立好了多半。僅四言十六字之詩,用〝火攻〞〝東風〞二味良藥,使急病病危的周瑜,詩到病除。周瑜因找不到攻曹良策,苦心積慮而發“氣郁”之症,因肝氣郁結,肝火上炎,氣火並走於上,擾亂清宮灼傷血絡,故發昏迷跌扑,口吐鮮血;加之肝氣橫逆犯胃,肝胃不和,故心中嘔逆,藥不能下。而孔明不僅是位卓越的軍事家,更是位高明的醫生和心理學家。〝火攻〞〝東風〞正中周瑜心病,使他慮除氣散,肝氣條達,藥到病除。

  白居易誦詩祛病。史料記載,詩人白居易自幼聰明絕頂,身體嬌小瘦弱,五歲時得了場大病,臥床不起,百藥不效。其父白季庚在彭城任職,白母毫無辦法。正值三月初三,秦淮河邊春會,有人建議讓白居易到會場上散心。白母便套車來到會上,小居易聽著潺潺河水聲,聞著撲鼻花香,看到如雲人群,如癡如醉半夢半醒之中,小居易眼前出現一束鮮花,鮮花又變成了一個絕佳美人,纖細小手拿一本書,居易從美人手中接過書,翻開裡面盡是詩人。居易正誦之時,詩書、美人不見了,嚇得白居易大叫一聲,白母問明原由,是居易大白天做個夢。自此,白母經常教居易誦詩寫詩,每天小居易詩不離口、書不離身,以詩書作伴,沒過多久,白居易的病竟不藥而癒了。故有〝大醫者,必大儒〞之讚。以詩治病,併醫理於詩文中,不無道理。

周爺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