玫瑰花

我二十八歲生日的時候,林子義老師打電話通知我,鋼琴演奏㑹,要在雙十節舉辦,地點是基隆市中正堂,時間是晚上七點。我接到訊息後,便開始苦練鋼琴,每天大約操琴二個小時,很快就到演奏㑹的日子。 在平常我都穿一件丅裇配牛仔褲,今天演奏㑹我非常注重,非常考究穿著,我特地到服飾店訂作一襲淡綠色的長禮服。以前我參加演奏㑹或比賽的時候,總㑹打扮得分外整齊美麗,唯恐形像被破壞。
中正堂,本來就裝飾的很壯嚴,今晩佈置的格外富麗堂煌。四周的圓柱子是朱紅色的,墻壁是金黃色的,天花板是乳白色的。到處堆著鮮花,有香水百合及鮮紅的玫瑰花。大堂裏充滿觀眾的吵雜聲,還有許多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招待,每個女招待,都像婚禮上的伴娘,像蝴蝶在飛舞,穿插在金碧輝煌的光影中,飛來飛去。把來賓們帶到坐位上,發覺年輕的她們,動作輕盈,體態啊娜多姿,美極了,就像出水芙蓉。
我被安排在貴賓蓆,坐下後,向四周察看,發現在萬叢紅中有一點綠,特別顯眼,他穿著綠色西裝的一位高大英俊的男士,他像是陽光照耀下的青色森林,映著青光,他吸引住我的紛擾的視覺,讓我的心靈投入一神秘幻境。這位男士還配著一條黃金色的領帶,真是黃配綠狗臭屁呀!他的整個裝扮,就像翠綠的大草原,給人有一種和平,溫柔,平淡的感覺。我一面望著他,一面想著,真奇怪,這男士為什麼穿的一身綠呀!我緻細的端相他的臉,但因他相距稍遠,又不斷的走動,無法看清楚。他高大的身材,很像運動選手,動作很敏捷,說不出的迷人,望著,望著,我不由得痴痴的想著,他的臉英俊嗎?還是很醜?正思量著,他竟向我的方向走來,我微微楞了一下,終於看到他的面容,一對又大又亮的眼睛,像是兩座海上的燈㙮,投射出攝人的魅力。哬!好挺拔英俊的男人,真想依偎在他的胸膛,感到很幸福,很甜蜜,他的頭髮很濃,很黑,像一片綠色的森林中的貓頭鷹。
一點都不誇張,這是我二十八年來,第一次被一個男人吸引住我。不料他卻向我走來,並且在我面前停下了,我看到他西裝口袋的上方,有個綢的布條,上面有主持人的字樣。他對著我說,對不起!妳是演奏者陳丹菲小姐嗎?我點點頭,他說,妳是第三位上場演奏者,到妳上場的時候,我㑹介紹您的名字及演奏的曲名,請等候,說完便轉向他處。來賓越來越多,整個大堂的坐位全滿了,談笑聲像一波一波海潮澎湃聲,它飄浮在各處,好像每一個聽眾都懷著輕鬆愉悅的情緒。
演奏㑹上演時間到了,他上台說了一段開場白,然後接著是市長致詞,港務局局長致詞完,接著演奏會開始,首先是許子義老師演奏,第二是林子珍老師,最後輪到我,已經快九點了,只剩一個小時,他在臺上報了我的名子和曲名,是貝多芬交響曲,我演奏這個曲子時,感覺分外沉醉在這動人音樂裏,從頭到尾都流露出一種超越紅塵的情素。有月光,高山,流水。

周爺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