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8415_840143169482462_6990426017087682338_n.jpg

有一個星期六的上午子儀老師約我倆去義二路峨眉餐舘吃晚飯,時間是七點,我們到時子儀老師己經到了,還有子珍老師和她的幾個好友。峨眉是川菜舘,老師事先已訂好了菜,而且也有啤酒。大家一面吃菜,一面喝酒,當然也有划拳,好不熱鬧,時問過得很快,一下子就十一點了。我向老師告辭,他說要送我回八斗子的小別墅,我答應他了,在那個時候八斗子還是一個天然的小漁港,海邊全都是沙灘遍佈,我們站在沙灘上,它被茫茫的,濛濛的蒼天籠罩著,寂靜緊緊的包圍著我們,面對著大海,好像面對著無限的蒼生。仰頭望著滿天星斗,閃爍發光,忽隱忽亮,高掛在天空的月亮,四周雲霧圍繞,悄悄然沈默無語,夜霧朦朧,月亮懶懶的躺在海面上。稍遠處的林投樹林,飄來樹的芳香氣息,淡淡的水氣,宛若白色葡萄酒液。

我們望著大海,發覺海在笑,無邊無際的笑,笑顏裡透著銀色的月光和悠悠的雲影。沒有遮擋的海浪,一波一波向前推進,展現出不朽的力量和永不停息的熱情。像是作一埸荒唐的美夢。在海連天,天連海的盡頭處,海與天狂熱的親吻著,兩片深情的嘴唇,融化了一切。海是變幻無窮而出名,憤怒起來,它可以變成狂風巨浪,咆哮騰飛,張牙舞爪的吞下一切。但是現在月光的映照下,它郤像溫柔清香的玉蘭花,簪在夜色的鬢角。海上沙灘上,到處氾著涓絲瀑布般散亂的月絲,照耀在白色像大理石的岩礁上,炫耀乳白的光煇,熠煠著愉悅的顫慄,夜深了。

我們漫步,在這靜謐沙礫上,有砂砂的腳步聲,兩個人影斜照在沙灘上,我倆移動,它也動。踩在上面有點沉,但卻是感到舒適柔軟,好像騰雲駕霧般的輕鬆。

我們找到一塊乾的沙灘,躺在上面好舒暢,我們享受著冷冷的月光和徐徐吹來拂面的海風,我們陶醉在這月色裡,我們彼此的心融合了。

夜更深了,子夜了,太晚了,我對德和說快回家吧!其實我怕再下去,我的城堡會被攻陷了,他依依不捨的得走了,還頻頻回頭,我揮手表示快離開吧!然後他心不甘情不願的消失在月色中。

周爺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