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8411_840837486079697_7882511197326324004_n.jpg

演奏㑹結束半個鐘頭,原本和德和約好一起回家,可是等了四十分鐘他還沒來接我。我一氣之下,就逕自回八斗子了,進門沒有十分鍾,他便打電話來了,我故意不接,後來過了一個小時後,他來按門鈴,我還是不開門。他在外面大約等了四十分鐘,他沒走,再按門鈴我依然不理,後來他便跚跚的走了。其實我有點不捨,有點不忍。因為我決心給他個教訓。此後連續三天,我都不理不睬。到了第四天,我下班時,剛走出公司大門口,他突然抱住我,讓我嚇了一跳,我無法掙脫,也無力掙扎,他那高大而寬闊的胸部,把我緊緊的扣住,我無法掙開,幾乎要窒息,我對他說不要這樣,這是公司門口,被同事看到,不好看呀!他說不管,這幾天我好痛苦快要發瘋了,我想死妳了,丹菲我好愛妳,別再折磨我了。我說好,你先放開手,我們換個地方談好嗎?於是我們散步到義美咖啡舘,叫了兩杯黑咖啡,然後在牆角找了位置坐下。他便對我說,真的很抱歉,很對不起妳,那天演唱㑹剛結束,正準備去接妳,吳梅芳和他父親,便要約我去吃宵夜,我就被拉走了,我真的來不及通知妳,因為我需要他們的協助,幫我競選基隆市議員,她們有強大的政治實力,希望妳體諒我。

這四天沒見到妳,我深深的感到體味道妳在我心中的影響很大,這種影響,使我無法擺脫,完全深愛著妳了,就像吸毒者,吸上隱了,然後突然要我停止,戒掉它,是非常困難的。這四天睡不著吃不下。

我跟他說,你有應酬是應該的,但是你真的要向我講,叫我不用等,等你四十分鐘,沒見到你,我很擔心,不知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他又說這四天來,我幾乎想你想的發狂了,表面上雖然保持冷靜,像平日一樣的工作,寫稿,編輯,看書,但我內心像海水翻湧,像洪水一瀉千里,驚濤駭浪快沖破堤防。

那天晚上,我打電話妳,按門鈴都不理我,只好回家,第二天,第三天,我忍不住了,我真的想見妳,我晚上去妳的小別墅對面的石頭後,遠遠望著小別墅,希望能在窗口出現妳的倩影,我就心意足了,但我始終沒見到妳。

周爺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