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別

德和約我去淡水欣賞夜景。我們在暗夜的淡水河岸上散步,臂挽臂,頭靠頭,一邊走,一邊低低耳語。

喃喃河水聲應和我們的言語聲。紫色的星星照射著我們的腳步。在台北城裹,四周會有那麼多眸子注視,我們不能放浪形骸。這一會,我們都呼吸著絕對的自由,可是我們並沒有什麼特別放縱的,只不過下意識的享受著無拘無束,彷彿兩個原始生命,完全擺脫了現代文明的束縛。

「我們走到那兒了?」我問。

「管它!只要妳在我身邊,我願意跟隨妳走到海角天涯。

「妳不怕人們笑我們是瘋子。」

周爺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