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相逢  

作者:周福寶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下了幾天的連綿細雨,正郁悶之際,有老友從遠方來,我想,我應盡地主之誼,好好招待一番。忽然想起淡水,當是台灣名勝之地,聽說淡水的對面觀音山,有座寺廟碧雲寺略有名氣,曾令許多禪子覺悟。此刻我們如披雨訪古剎,飛檐低垂,樹林青翠,香客點點,該是怎樣安祥與靜謐?應該還是有老和尚吧?那麼,一方禪房,幾杯香茗,說說因果,該是一種多好的解脫。我是信佛的,但凡事有因必有果,果又為因,如此循環不已,演繹出一件件、一樁樁悲歡離合,人世間也因此多姿多彩變幻莫測。於茶味中將過去未來重新把玩,細細濾清,心底也該如雨水般澄澈晶瑩了吧?

  行至數十里,故人猶豫,說如此天氣倘若有車去,無車回,豈不誤了歸程?又抑或山門不開,豈不破壞難得的興致!想想也是,雨似在無休無止難見涯際,猶如無處不在的禪,豈能只在寺廟?況且禪家有言"佛在靈山莫氣息遠求",又有道"即心即佛",不去也罷。

  我們撐著傘,倘徉於街頭,最後來到淡水河畔。我們在山坡上的紅樓泡茶,找個靠窗可以眺望的位子坐下,一壺綠茶,幾樣果品,相對而坐。窗外那纖如星芒的小雨,組就一廉薄霧,遠方的觀音山,宛若畫家筆下疏淡的水墨。雨霧滲和著溫暖粘濕的氣息撲面而來,只覺得那顆沈埋在煙塵和煩惱中的心,竟有了些許水分的游動和潤澤。河岸上那一排排榕樹默默地佇立,穿梭張揚的遊艇也靠岸閑泊,河面上霧氣迷離,天水一色,早沒界線。遠處星星點般的漁船,風雨不歇,如此執著。八里的沙灘被水包圍,左岸的房子顯得牆更白;瓦更紅;草更綠,猶如童話中的城堡,隔著一層薄薄的透明的朦朧看世界,世界是如此的寧靜可愛。或許隔著一點距離看人生,也許人和事於你於我都會遠離凡䴤。

  因也罷;果也罷;菩提也罷;湟槃也罷,眼前莽莽的一片,這亘古未變的淡水河,淅淅瀝的小雨終㑹有停時,而大千世界呢?依舊是山依舊還是東流水,依舊是柴米油鹽,依舊是歷歷人生。故人微笑看我,似是心曲相通。因了這雨;因了這茶,此情此景,那份淡泊,那份徹悟,又漫上了我的心頭。

  茶熱凳涼不可久坐,何況捷運最後一班車快開了,我欲挽留,也挽留不得。他日定亦有淅瀝小雨,不知道我與老友還㑹再相聚否?縱有再相聚,還有今日這番清歡?無論是清歡或是汚濁,乃至生死,都無礙這雨淅瀝地下著,無礙這河水依然紛紛東去。

  雨中這老友歸去,沒有握手,沒有道別,沒有擁抱。我佇立良久,掉頭而走,這世界依然如故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周爺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