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永遠忘不了基隆外港紅燈塔的那個風雨之夜。

 

我倆依偎在紅燈塔邊垂釣,晩霞照耀著海面上,映了一片紅,閃閃爍爍的。吃著事先準備好的蛋糕及削好的水果,天色忽然轉暗,大把大把的黑雲佈滿天空,黑壓壓的,有點恐怖,像魔鬼似的從烏雲降下。冷風一陣陣橫掃,海面上的波浪飛舞著,忽上忽下,此起彼落。我倆相擁著,無視了風、浪、夜、雲和即將下的雨,幾乎只剩下我們倆,就像一對海鷗停在浪壩上。整個紅燈塔沒有第三個人,好讓我倆自由自在毫無拘束的佔有這裏和整個海。夜漸漸深了,風越刮越大,烏雲越接近海面,終於下雨了,先是一絲一絲的,一點一點的,一滴一滴的,一會便猛下了起來,像灑水一樣涮向我倆,連忙躲到紅燈塔的小紅門旁,如孩子躲在慈母的懷裡。我們向四周察看,是無邊無際的昏暗,原來還有點朦朧的月光,剎那間被黑暗擁抱了一切。

 

我們互相依靠著,不能動彈,像兩隻卷縮的小貓。雨打在燈塔上的聲響,像千軍萬馬奔騰,又像數不清的魔王在舞蹈。雨繼續下著、下著、下著,雨的聲響在我們頭上,在我們四周,在我們心裡。我倆的心被淋濕了,冷醒了,它與我倆融會在一起,不再感覺雨是身外物,它就是屬於我倆的心靈,它就是我們的情愛,我倆的呼喚,我倆的衝動。

 

當雨的響聲最猛烈的時候,當海面上最喧囂的時候,她滿是雨水的臉頰冰涼的偎貼著我的臉,我輕柔的問:

『冷嗎?』

『不冷。』

『緊張嗎?』

『不會。』

『為什麼?』

『因為你抱著我。』

『覺得非常舒服。』

『為什麼?』

『因為你的心很熱。』

『妳怎麼感覺的?』

『因為你的心臟搏動的很快。』

『心快速的跳,就會使妳溫暖舒服嗎?』

『跳的快證明你心中有熱情,有感動,愛我。』

『是真的這樣嗎?』

『千真萬確!』

『那麼妳怎麼報答我!』

 

說著;她就把嘴唇緊緊吻向我的唇,越吻越緊,我也反吻著她,真像山崩地裂,大浪翻湧,一發不可收拾!我們的身體,我們的靈魂也緊緊的連在一起。她用她的心緊貼住我的心,我用我的胸膛緊緊貼住她,用我的心回應她的心,我們陶醉了。

 

不知什麼時候,雨已經停了,風也靜了,海面上濕濕的又帶點鹹味的風,徐徐吹來,溫柔的撫摸我們的臉,舒服極了。我們環顧四周,沒有別的聲音,只有不時從塔上緣垂落的水滴敲打水面叨叨的聲響,清晰而樂耳。水面上格外顯得幽寂,在這幽靜裏,我體會到夜的美和暗的美。我們坐在燈塔的階梯上,彷彿是坐在船上,隨著波浪搖來晃去。我們都保持沈靜,誰都不願意開口,也不願意行動,我們在寂靜裏。這個情況不知有多久,我從口袋拿出打火機,點亮了,發覺她含情默默的看著我,傻傻的,帶著微笑,我問她幹嗎?這樣盯著我,她說:要把我刻骨銘心的記在她的心裏,永不忘懷,只要她的軀殼活一天,我就活在她的生命裡,就算她的肉體毀了,她的血液乾枯了,她的靈魂也不會離開我。

 

聽完了她的傾訴,一滴一滴的眼淚從我眼眶流了下來,使我的胸襟濕了一大片。夜已深了溫度也降了,我帶著滿心的感動,踏著暗夜步向家了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周爺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