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1

這些時候,我們維持若即若離的情形,相互的關系也表現有㸃冷漠。反成各忙各的事情。
在初夏有一個星期天的早晨,陽光像個情竇初開的少男,披著滿身光彩,撞進我的小花園,陽光照在樹上的影子隨風搖來搖去,像個可愛又頑皮的小孩,在樹下跳躍,我的心也跟著上下起伏。我心中下了個決定,到屋外小花園享受個陽光浴,但我想先沖個涼,然後換上一套粉紅色休閒服,它很適合早晨的氛圍,也配合陽光的氣勢,溫暖,熱情。然後我躺在搖床上,哼著歌名子是梅花三弄。事先我就泡了一杯咖啡,放在傍邊的石桌上,一邊喝咖啡,一邊看著小仲馬的小說茶花女。讓香噴噴的熱咖啡流到胃中,然後流滿全身,溫暖舒服極了。
我沐浴在柔和的陽光裡,加上海邊新鮮的空氣,海風吹來帶著淡淡的,濕濕的鹹味。
年初在園子裡種了兩顆黃桅子花,正是花盛開的時候,香氣撲鼻,這花香如輕煙,一陣一陣的襲人,芳香的味道,靜悄悄的飄浮在花園中。麻雀在桅子樹枝上,吱吱喳喳的歌唱,配合沙灘邊的海濤拍擊聲,似乎是天然的交響樂曲,我傾聽著,忘了一切,也忘了自己,整個人溶化在陽光和樂章裏。
突然有人按門鈴,我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,請問陳丹菲小姐在家嗎?,我是林德和,有事拜訪她,本來有點不想開門,但禮貌上不能不開。其實我有點錯愕,有點緊張,他怎麼也沒電話聯絡,從門縫看出去,真的是他。打開門之後,見他依然穿綠色的西裝,邀請他進來。
從我們相識已二年了,他終於來找我了,也是兩個人第一次單獨見面。你知道嗎?我在那時是很騖呀!心中多麼高興,一個那麼高傲的男人,在這二年內一直保持淡漠,忽然很奇怪的,放下身段來找我,其實我欣喜極了,該來的終於來了。我望了他一下,陽光斜照進屋子裡,映在他的臉上,紅紅的,好像剛喝過酒,跟他那雙又大,又亮,又深的眼睛,匯合成紅亮的光焰,彷彿要把我熔化了。
「請坐!」我指著一張椅子,有點命令式的口吻,他深情的瞪了我一眼,他沒坐下,卻往小花園走去,到梔子花旁,「這花好芳香呀!是梔子花吧?」我答說對。
我又指著石椅,請他坐下。我就問他你找我有何事,他微微笑著,帶著祥和誠懇的語氣,我想邀請您幫我的演唱㑹鋼琴伴奏好嗎?許子儀老師吩咐我一定要親自來邀請,不能用電話聯絡。居然人家有誠意,我沒有理由不答䧹,然後問他何時舉行,我要提早知道,他說是在母親節。我說沒問題,我可以後,他說他很忙就向我道別。
我的直覺告訢我,從現在起,我們之間的距離便拉近了,我知道,以後的生活中,會增添他的故事。這次來訪,就是友惰進一步的開始。
她離開之後,我打電話給子儀老師,您和子珍老師的琴藝都比我好,為什麼不邀請老師,怎麼找我呢?應該是籍口吧!子儀老師說妳猜對了,他一直想接近妳,拉近彼此的感情,當然妳的琴藝好也是原因之一。
我認為這個驕傲的男人,征服了許多女子,他的野心㑹越來越大,他認為凡是接近他的女子,都會臣服於他,他編織一個情網,讓所有愛他的女人,投入網中,等著他吞噬,一旦發現一個女子不落入網中,不接受他,他就覺得虛榮傲慢的心被打擊了。他就是來探測我究竟能否被征服,假如他用這種想法來接近我,那我便要特別謹慎,別中了他的圈套。

那天分手後,經過二個星期,他才打電話給我,他告訢我演唱會的鋼琴伴奏的樂譜,已經準備好了,他想邀請我到他家練習,我想這樣不太好,太冒昧了,你到我小別墅練習好嗎?,他說那更好,我便約定每個星期六的早上十點。
每次他來時,都㑹提早十五分鐘,而且每次都來,他很認真的練唱,無論拍子,旋律,音量都表現很優秀。看他那麼誠摯,那麼努力,那麼謙虛,誰也不會相信,那個驕倣,自滿的人,還有被眾星拱月的男子會改變了一個樣子。
每次相見,他都穿不同顏色的西裝,尤其綠色佔的比較多,好像時裝表演,我了解,他刻意的打扮,大部份是為了要吸引我,想讓我像其他的女子,追隨他,迷戀他。
所以他的笑容,他的幽默,也都讓我的內心產生愛意,完全沈醉在他的一舉一動。我們兩個遲早會碰出愛的火花,他的歌聲太棒了,太感動了,我真想擁抱他,向他細訢我的感覺。
我們的合作,越來越完美了,可是我倆的愛情,很平靜,幾乎沒有進展,純粹是合夥人的關系。我沒想到以後我們㑹變成怎樣的情況,在我的人生中對男人的觀點,只是
喜歡英俊而有才能的,我對他沒有佔有的欲念。只是愛他的認真的精神,遠遠超過他的外表,我總是表現出惹無其事,玩世不恭,亳不在乎的樣子,其實那種作為是一種消極的防衛,一受到攻擊就㑹崩潰了。
我在人生做人的原則上,是絕對不會得罪任何身邊的人,何況是德和,我㑹採取溫和的態度,這就是女人的天性。每次接觸我都偽裝,好像是無所為的方式,其實我知道,那是掩飾,掩蓋我內心恐懼,怕露出對他的愛。
在後來幾個月的相處,漸漸發現他的真情,對他的態度,有些改變了。我開始愛上他了,我前面提過了,一旦我愛上他,我會在物質上,精神上,全力支持他,幚助他,甚至會照料他的生活點滴,我要盡力愛護他協助他。
我了解,我有點愛上他了,在我們後面相處的日子裏,我變得溫柔,誠懇多了,此後當我們參予任何大小聚會時,或很多朋友一起玩得時候,我都以德和為主,我總是在他身邊,很少參予,最多微笑一下。有時發覺他有些煩,有點不舒服時侯,我會很輕柔的問他,怎麼了?累了嗎!你該休息 一會兒了! (未完待續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周爺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