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8411_840837486079697_7882511197326324004_n.jpg

演奏㑹結束半個鐘頭,原本和德和約好一起回家,可是等了四十分鐘他還沒來接我。我一氣之下,就逕自回八斗子了,進門沒有十分鍾,他便打電話來了,我故意不接,後來過了一個小時後,他來按門鈴,我還是不開門。他在外面大約等了四十分鐘,他沒走,再按門鈴我依然不理,後來他便跚跚的走了。其實我有點不捨,有點不忍。因為我決心給他個教訓。此後連續三天,我都不理不睬。到了第四天,我下班時,剛走出公司大門口,他突然抱住我,讓我嚇了一跳,我無法掙脫,也無力掙扎,他那高大而寬闊的胸部,把我緊緊的扣住,我無法掙開,幾乎要窒息,我對他說不要這樣,這是公司門口,被同事看到,不好看呀!他說不管,這幾天我好痛苦快要發瘋了,我想死妳了,丹菲我好愛妳,別再折磨我了。我說好,你先放開手,我們換個地方談好嗎?於是我們散步到義美咖啡舘,叫了兩杯黑咖啡,然後在牆角找了位置坐下。他便對我說,真的很抱歉,很對不起妳,那天演唱㑹剛結束,正準備去接妳,吳梅芳和他父親,便要約我去吃宵夜,我就被拉走了,我真的來不及通知妳,因為我需要他們的協助,幫我競選基隆市議員,她們有強大的政治實力,希望妳體諒我。

這四天沒見到妳,我深深的感到體味道妳在我心中的影響很大,這種影響,使我無法擺脫,完全深愛著妳了,就像吸毒者,吸上隱了,然後突然要我停止,戒掉它,是非常困難的。這四天睡不著吃不下。

我跟他說,你有應酬是應該的,但是你真的要向我講,叫我不用等,等你四十分鐘,沒見到你,我很擔心,不知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他又說這四天來,我幾乎想你想的發狂了,表面上雖然保持冷靜,像平日一樣的工作,寫稿,編輯,看書,但我內心像海水翻湧,像洪水一瀉千里,驚濤駭浪快沖破堤防。

那天晚上,我打電話妳,按門鈴都不理我,只好回家,第二天,第三天,我忍不住了,我真的想見妳,我晚上去妳的小別墅對面的石頭後,遠遠望著小別墅,希望能在窗口出現妳的倩影,我就心意足了,但我始終沒見到妳。

到第四天,我無法再忍耐了,毅然決然去公司找妳,我不 顧一切也不管別人怎麼看我,我對妳的愛情,像太陽一樣,太陽是宇宙中最熟的物體,裏面除了岩漿,再也沒有其他的生物可以存在,像我的心中一樣,只有妳,再也沒有其她女子的存在。

啊!德和------:別再提了,他還想說,但還沒說,就被我用嘴唇封死了,我瘋狂的擁抱他,他也瘋狂的擁抱我,幾乎叫我喘不過氣,我快窒息了。

很久以後,我靜靜望著他,低低的說,我要你答應我一件事,什麼事?以後不許你在我面前提起吳梅芳的名字。可以嗎!

他沒立刻回答,只是用他的大眼睛深深的,深情的望著我,他輕柔的說,為了愛妳,以後將提起她。我也即可反應,同樣我 也用眼深情的深深的看著他。我像一個天文學家,用巨大的望遠鏡,不停的凝視那顆恆星。

從那天以後,我們彼此的愛情,又進展到更深一層,一個無法形容的階段了!我們相處的越來越甜蜜,越來越快樂。有時愛人在遠方,只能在夢中相聚,但我們天天相見,時時相約,我們不僅相碰並且互相緊緊把它抓住了,寸步不離。

德和說得沒錯,他原本是理藏在深山的鑽石,遇見我之後,經過我的開採,經過我的琢磨,才顯現出光彩和靈性。這是事實,他的歌唱,他的文筆,他的學識等等,都因為我的鼓勵,並提升了他的音樂秉賦。兩天之後,他約我去十九號碼頭的紅燈塔去釣魚,我永遠忘不了基隆外港紅燈塔的那個風雨之夜。他打電話給我,約在星期六的下午。

我倆依偎在紅燈塔邊垂釣,晚霞照耀著海面,映了一片紅,閃閃爍爍的。吃著事先準備好的蛋糕和早已削好的水果,天色忽然轉暗,大把大把的烏雲佈滿天空,黑壓壓的,有點恐佈,像魔鬼似的從烏雲降下,冷風一陣陣橫掃,海面上的波浪飛舞著,忽上忽下,此起彼落。我倆相擁著,無視了風浪,和即將下的雨,整個紅燈塔沒有第三個人,幾乎只有我倆。像一對海鷗停在浪壩上。好讓我倆自由自在,亳無拘束佔領這裡和整個海。夜漸慚深了,風也越刮越大了,烏雲越迫近海西,不一會下雨了,先是一絲一絲的,一點一點的,一滴一滴的,不久便猛下起雨來,像灑水一樣涮向我倆,連忙躲到紅燈塔裡的小紅門裏,如孩子躲在慈母的懷中。剎那間黑暗擁抱了我們和紅燈塔

我們互相依靠著,不能動彈,像兩隻卷縮的小貓。雨打在紅燈塔上的聲響,像千軍萬馬奔騰,又像無數的魔王在舞蹈。雨繼續下著,下著,下著,雨的聲響在我們頭上,在我們四周,在我們的心。我倆的心被淋濕了,冷醒了,它與我倆融會在一起,不再感覺雨是身外物,它就是屬於我倆的心靈,它就是我們的情愛,我倆的呼喚,我倆的衝動。

當雨的響聲最猛烈的時候,當海面上風雨最喧囂的時候,他滿是雨水的臉頰冰涼的偎貼著我的臉,我輕柔的問:

「冷嗎?」

「不冷。」

「緊張嗎?」

「不會。」

「為什麼?

「因為你抱著我。」

「覺得非常舒服。」

「為什麼?

「因為你的心很熱。」

「妳怎麼感覺的?

「因為你的心臟博動的很快。」

「心快速的跳,就會使妳溫暖舒服嗎?」

「跳得快證明你心中有熱情,有感動,愛我。」

「是真的這樣嗎?」

「千真萬確!

「那麼你怎麼報答我!

說著,他就把嘴唇緊緊吻向我的唇,越吻越緊,我也反吻著她,真像山崩地裂,大浪翻湧,一發不可收拾!我們的身體,我們的靈魂也緊緊的連在一起。她用她的心緊貼住我的心,我用我的胸膛緊緊貼住她,用我的心回應她的心,我們陶醉了。

不知什麼時候,雨已停了,風也靜了,海面上濕濕的又帶點鹹味的風,徐徐吹來,溫柔的撫摸我們的臉,舒服極了,我們環顧四周,沒有別的聲音,只有不時從塔上緣垂落的水滴敲打水面叨叨的聲響,他清晰而樂耳。水面上格外顯得幽寂,在這幽靜裏,我體㑹到夜的美和黑暗的美。我們坐在燈塔的階梯上誰都不願意開口,也不願意行動,彷彿是坐在船上,隨著波浪搖來晃去。我們保持沉靜,享受寂靜。這個情形不知有多久。他從口袋拿出打火機,點亮了,發覺我含情默默的看著他,傻傻的,帶著微微的笑,他問我幹嗎?這樣盯著他,我說,要把他刻骨銘心的記在我的腦海裏,永不忘懷,只要我的身體存在一天,你就活在我的生命裡,就算我的肉體毀壞了,我的血液乾枯了,我的靈魂也不會離開你。

聽完了我的傾訴,一滴一滴的眼淚從他的眼眶流了下來,使他的臉頰濕了一大片。夜已更深了,溫度也下降了,我們帶著滿心的感動,踏著暗夜步向家了。(未完待續)....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周爺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