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中的荷搪.jpg

作者:周福寶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我喜歡在落雨的日子到植物園漫步,園中的遊客零零落落,撐著傘遊園的雅興似乎更不盛行了。但我愛這份零落的冷清,坐在小亭裏,展開了心愛的詩集,在悠遠的詩意中,讓心靈接受雨的洗禮。或閒步在小石徑上,任兩聲和細碎的腳的步聲合奏一曲「雨中行」。或依在相思樹下,聽樹上的鳥語呢喃。在雨中,再不覺得這是悶熱的夏季,只有荷塘裏的荷花,已經稀稀疏疏的開了,輕聲告訢你這是個採荷季節。荷的清逸和一派靈氣,令人讚嘆,令人神移,該是曹子建筆下那位洛水女神的化身吧!

  雨瀟瀟疏疏的落,細的如絲,柔的如絮,輕的如煙,把荷塘密密地籠罩住,䙚裊的煙霧深處是荷的世界,荷葉上盈滿水珠,閃爍著明潔的光點,又形成更多微小的透明粒子。微風徐來,輕輕地吹動了荷葉,荷葉微斜,大大小小的水珠,水珠滾落水面形成了錦紋般的漣漪。這時候,雨聲飄在耳際已不再單調的「滴答」,在一連串清越的音節中,更隱合著游絲的輕鳴,聆之若無,忽焉如有,恍恍惚惚,縹縹緲緲。

  池塘的周圍有幾朵紅蓮,翩然於煙波之下,層層的花瓣還依稀留著昨夜的淚光,這些手持紅燭的水中仙子,低垂著羞顏,心中像有千種幽思,萬種情緻,卻總是欲言還休,只好讓多情的雨,代她們訢說心中的話。塘的中央有一朵白荷,仰著聖潔的玉頸,亭亭獨立,皎美的容顏素如霜雪,比紅蓮另具一種清冷的神韻。

  我不知在池畔凝神了多久,在美的感染中,時空的觀念已經不存在了,直到逐漸加深的暮色,在荷塘裏映下陰影。白荷的光輝是暮色中唯一的火燭,一盞白燭,點燃靈性光輝的白燭,引導我走出暮色,走向溫馨的家,迎著慈母的微笑,雨聲愈來愈越遠了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周爺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