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別

德和約我去淡水欣賞夜景。我們在暗夜的淡水河岸上散步,臂挽臂,頭靠頭,一邊走,一邊低低耳語。

喃喃河水聲應和我們的言語聲。紫色的星星照射著我們的腳步。在台北城裹,四周會有那麼多眸子注視,我們不能放浪形骸。這一會,我們都呼吸著絕對的自由,可是我們並沒有什麼特別放縱的,只不過下意識的享受著無拘無束,彷彿兩個原始生命,完全擺脫了現代文明的束縛。

「我們走到那兒了?」我問。

「管它!只要妳在我身邊,我願意跟隨妳走到海角天涯。

「妳不怕人們笑我們是瘋子。」

「這種時候,只有瘋子才真正幸福。」

我停下步子,轉過臉,凝視他的眼睛。

「我要瞧瞧你,瘋得怎樣了?

他噗嗤的笑了。

「我的情感是瘋的,思想可像天上星星一樣清楚,好照明我心情。沒有一秒,我不深深欣賞我的被照亮的感情,因為,它裡面有你的形像,性靈,你像一座花園,投無數花枝招展的倒影人我明亮的情感河流中。」

「哦,親愛的,我可一直感應著你的體溫。聽著你的心臟的跳動呀!」

「你不感覺到一種火燄的噴射?火燄的跳動?

「是真實的「春天」的噴射花朵的跳動。萬千生命全匯成巨流,從我血管流入你的血管。」

「哦,你這一提醒,我到彷彿有點要熔化了,----------有點暈眩的感覺。----------

「親愛的,你累了。我們憇一會吧!

他扶著我,共坐在河邊的石塊上,我的臉埋人他的懷中。

「愛,你不想看看淡水河裏的星茫嗎?」

「不,你胸膛中有更多的河流,更多的星光。」

「那麼,你就是一隻船,讓我慢慢搖它吧。----------搖啊!-----------

搖啊!----------順流而下。----------流到世界一切海洋中。------------

我當真用 雙臂摟住他的腰身,輕輕搖著,搖著。

「哦,親愛的德和,你說,這個時候,天堂裡的天使們,會像我們這樣幸福麼。」他笑了。

就這樣坐箸,絮語著,直到夜深了,我們才開車回到八斗子我的小別墅,已經零晨二點了,因為太晚了他要求我可否讓他留下來,天一亮就走。我欣然答應了,其實我心中也很想留下他。我說:「好,聽你的。」我問德和你餓了嗎?他㸃點頭,那我去煮個宵夜給你,煮了一碗生力麵並加了個水煮蛋。乘他吃麵的時侯,我就先去洗澡了。

我穿了一套絲織的黑睡袍。便向德和說,我家沒有男人的睡衣,但我有一件較大的睡袍,只好暫且穿一下吧!然後他就去洗澡了。這時我打開留聲機,聽著李斯特小提琴演奏曲,正聽的入神時,沉醉時,突然他擁我入懷中,我感覺到內心深處有一股熱氣直沖上來,同時我也緊緊環抱住德和,吻他的嘴唇,還可以聞到水煮蛋的味道。他也用力的回吻我,並且他的雙手放在我的胸部,不停的愛撫,將舌頭伸進我的嘴裡,我心中暗想:「要發生了,真的要發生了----------」他抱我抱得更緊,整個人頓時陷入不斷高漲,無法忍受的亢奮中,他在脫我的睡袍,然後把我抱進臥房,伸手解開我的胸罩。------------

德和凝視著我,臉上帶著艷羨的神情。「天啊,丹菲,妳真美,妳實在是太美了。」他彎下身親吻我的胸脯。我的全身每個部位,我崩潰了,他也崩潰了。

我們躺在床上,幸福在我們頭上飛翔,如一隻燕子歸巢。

他撫摸著我的臉頰,溫柔的說:

「我給妳講個故事,是李薇和林羅的故事,這是一個很悲哀的故事。」

「在李薇的生命裏,永遠是瞭望與期待,每一個黃昏,她穿上最美麗最新鮮的長裙子,斜倚著被夕陽塗成紅色的欄杆,向海上瞭望著,期待著,期待著,期待箸.林羅的到來,接著是狂歡的夜,對於她,每一個夜晚都象徽著青春的大解放,青春的大創造。接著又是黎明,帶著她身上的芳香與熱力,無法留住林羅,他又回到海的那邊去了。那些相處銷魂的夜裡,他輕輕在李薇耳邊絮語道:「我怎麼述說我的心靈的熟度呢?我自覺是永不熄滅的火柱,可以把史前的地球冰期改成夏季!」。

我閉著眼,躺在他熱熱的胸膛上,喃喃著,夢 囈著,-------------我在他話語聲中睡著了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周爺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