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由

  我愛詩,尤愛吟詩。吾今已過花甲之年,讀書吟詩經歷了兩個階段:一、認識詩有源;小時候讀《詩經》,推崇孔()聖卜()賢。二、吟詩養生;抒發吟詩讀書淺見。自古以來,吟詩讀書是人們用以陶冶情操、抒發情懷的方法之一,老年人如樂此道,可益壽延年。現代醫學指出,吟詩讀書看起來僅僅是視覺器官和口腔的運動,實際上整個機體的各種器官都参與了運動,尤其是反覆吟詩讀書的精采段落,可使大腦皮層的興奮和抑制過程達到相對平衡,血液循環加速,體內的新陳代謝更加旺盛,能增加一些有益的激素和活性物質的分泌。這些物質能把血液量、神經細胞的興奮程度調節到最佳狀態,從而增強機體的免疫和抗病能力,有益於身心健康。

  心理學家認為,一首好詩;一本好書,因其構思精巧、文辭優美、格調高雅、意境深遠,不但能給人美的享受,還能產生多種心理效應。心理學家朗姆士說過:「老年人吟詩讀書,就好像服用超級維生素,可使大腦、性情乃至身體充滿活力,是延緩衰老、健身益壽的有效方法。」

一、吟詩治心病

  諸葛亮言詩救急。赤壁之戰前夕,周瑜引眾將于山頂,遙望江北曹軍水寨,突然往後而倒,口吐鮮血不省人事。左右救回帳中,周瑜十分危急。魯肅心中擾悶,言之孔明,孔明曰“公瑾之病,亮亦能醫”。孔明問周瑜“都督心中似沉煩積否?”瑜曰“然”。孔明曰“必須以涼藥解之。”瑜曰“已服涼藥,全然無效。”孔明曰“需直理真氣,氣著順,則呼吸之間,自然痊癒。”瑜曰“欲得順氣,當服何藥?”於是孔明密書“藥方:欲破曹營,宜用火攻;萬事俱備,只欠東風。”瑜聞詩,瞿然而起,病立好了多半。僅四言十六字之詩,用〝火攻〞〝東風〞二味良藥,使急病病危的周瑜,詩到病除。周瑜因找不到攻曹良策,苦心積慮而發“氣郁”之症,因肝氣郁結,肝火上炎,氣火並走於上,擾亂清宮灼傷血絡,故發昏迷跌扑,口吐鮮血;加之肝氣橫逆犯胃,肝胃不和,故心中嘔逆,藥不能下。而孔明不僅是位卓越的軍事家,更是位高明的醫生和心理學家。〝火攻〞〝東風〞正中周瑜心病,使他慮除氣散,肝氣條達,藥到病除。

  白居易誦詩祛病。史料記載,詩人白居易自幼聰明絕頂,身體嬌小瘦弱,五歲時得了場大病,臥床不起,百藥不效。其父白季庚在彭城任職,白母毫無辦法。正值三月初三,秦淮河邊春會,有人建議讓白居易到會場上散心。白母便套車來到會上,小居易聽著潺潺河水聲,聞著撲鼻花香,看到如雲人群,如癡如醉半夢半醒之中,小居易眼前出現一束鮮花,鮮花又變成了一個絕佳美人,纖細小手拿一本書,居易從美人手中接過書,翻開裡面盡是詩人。居易正誦之時,詩書、美人不見了,嚇得白居易大叫一聲,白母問明原由,是居易大白天做個夢。自此,白母經常教居易誦詩寫詩,每天小居易詩不離口、書不離身,以詩書作伴,沒過多久,白居易的病竟不藥而癒了。故有〝大醫者,必大儒〞之讚。以詩治病,併醫理於詩文中,不無道理。

二、詩言養生

  清‧竹柏山房《閑居雜錄》云:「觀書繹理,可以養心」。優美的詩歌,朗朗上口,激情怡性,似雨露,如陽光。滋潤肺腑,照耀肝膽,促人奮發向上。含曦詩云〝長壽寺石壁,盧公一首詩,渴讀及不渴,飢讀即不飢。〞吳嘉化亦云:「不讀詩書形體陋。〞自古文壇多壽星,詩人長壽者更為多見。陸游誦:「剩喜今朝寂無事,焚香閒看玉溪詩。」年逾八十而不老;孫真人高唱《衛生歌》《養生銘》,年逾百歲著成《千金翼方》;對病者,蘇東坡〝處方〞:“因病得閑殊不惡,安心是藥更無方。”;飲食養生上,漢詩人王充告誡:“欲得長生,腸中清;欲得不死,腸中無滯。”;更有宋朱熹“香梗煩熱泰州紅,苣甲純絲放薯空。”起居上張杲有訓:“節欲自然健脾,少思必定安神。汗出莫當風立,空腹莫飲茶等。”更有登山詩、散步詩、閒逸詩、百忍詩、制怒詩、飲茶詩…。

三、誦詩優生

  文豪、詩人羅貫中有言:「戶多書籍子孫賢。」中醫優生學認為,孕婦的心情都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。而孕婦的飲食起居、文化素養、視聽言行對其情志變化起主導作用,情志失調是發生疾病的主要內因。吟誦詩歌可使孕婦改善起居,提高文化素養,有良好的視聽言行,創造神思清寧的精神狀態。根據優生學〝內象外感〞理論,便可達到優生。故《列女傳‧胎教論》云:「古者婦人妊子,寢不側,坐不邊…如此,則生子形容端正,才德必過人矣。」隋代巢元方《諸病源候論》亦指出“欲子賢能,宜看詩書。”錢今陽在《錢氏兒科學》中亦指出“欲子聰俊,常資文學藝術。”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周爺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