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
作者:周福寶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在狂風暴雨之後,海邊還剩下什麼;

 

崢獰的礁石,銳利的沙礫,

 

以及四處散落破損貝殼。

 

這變冷變硬的虛空,

 

見證著;

 

一場殘酷的大退潮,

 

和大退潮後的淒涼

 

沙蟹在荒灘下匆忙掩蓋往昔的痕跡,

 

鷺鷥寧靜的倘佯輕提或放慢腳步。

 

今夜猛烈的海風,

 

無法抵擋黑暗不斷的覆蓋,

 

它無暇顧及腳下卑微的靈魂。

 

我多想像一隻孤獨的海螺,

 

用僅有的力吹向狂瀾,

 

可是我不能;

 

我見妳在平淡的笑容裡,

 

輕而易舉抽刀斷水。

 

而海水的眼淚仍是海水,

 

白鹽是白鹽;

 

在妳眼裡,

 

白鹽分娩不出黃金。

 

我不要妳虛偽的支起同情的耳朵,

 

聽任我在扇貝堅硬的體內慢慢的掙扎,

 

聚集成一粒晶瑩的珍珠。

 

任何的波浪和狂風,

 

已無關緊要了!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周爺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